摘要:相傳古時候,在古阿拉伯的海島上,有一個薩桑王國,國王名叫山努亞。有一天,山努亞和他的弟弟薩曼來到一片緊鄰大海的草原,當他們正在一棵樹下休息時,突然海中
相傳古時候,在古阿拉伯的海島上,有一個薩桑王國,國王名叫山努亞。有一天,山努亞和他的弟弟薩曼來到一片緊鄰大海的草原,當他們正在一棵樹下休息時,突然海中間冒起一個黑色的水柱,一個女郎來到了他們身邊,並告訴他們天下所有的婦女都是不可信賴、不可信任的。

國王山努亞和弟弟薩曼回到薩桑王國后,他們殺死王后和宮女、奴仆。從此,山努亞深深地厭惡婦女,存心報復,他開始每天娶一個女子來過一夜,次日便殺掉再娶,完全變成了一個暴君。這樣年復一年,持續了三個年頭,整整殺掉了一千多個女子。

宰相的大女兒山魯佐德,對父親說她要嫁給國王,她要試圖拯救千千萬萬的女子。山魯佐德進宮后每天晚上都給國王講一個故事,但是她卻每天晚上講,而且隻講開頭和中間,不講結尾。國王為了聽故事的結尾,就把殺山魯佐德的日期延遲了一天又一天。就這樣,山魯佐德每天講一個故事,她的故事無窮無盡,一個比一個精彩,一直講到第一千零一夜,終於感動了國王。山努亞說:“憑安拉的名義起誓,我決心不殺你了,你的故事讓我感動。我將把這些故事記錄下來,永遠保存。”於是,便有了《一千零一夜》這本書。

摘要:相傳古時候,在古印度和中國之間的海島上,有一個薩桑王國,國王名叫山努亞。山努亞國王每天要娶一個女子來,在王宮過夜,但每到第二天雄雞高唱的時候,便殘酷地
相傳古時候,在古印度和中國之間的海島上,有一個薩桑王國,國王名叫山努亞。山努亞國王每天要娶一個女子來,在王宮過夜,但每到第二天雄雞高唱的時候,便殘酷地殺掉這個女子。

這樣年復一年,持續了三個年頭,整整殺掉了一千多個女子。

百姓在這種威脅下感到恐怖,紛紛帶著女兒逃命他鄉,但國王仍然隻顧威逼宰相,每天替他尋找女子,供他取樂、虐殺。整個國家的婦女,有的死於國王的虐殺,有的逃之夭夭,城裡十室九空,以至於宰相找遍整個城市,也找不到一個女子。他懷著恐懼、憂愁的心情回到相府。

宰相有兩個女兒,長女叫桑魯卓,二女兒名叫多亞德。桑魯卓知書達禮,儀容高貴,讀過許多歷史書籍,有豐富的民族歷史知識。她收藏有上千冊的文學、歷史書籍。見到宰相憂郁地回到家中,桑魯卓便對他說:



“爸爸!您為了何事愁眉不展,為什麼憂愁煩惱呢?”

宰相聽了女兒的話,告訴了女兒一段故事——

在從前的薩桑國,老國王仁德義勇,擁有一支威武的軍隊,宮中婢奴成群,國泰民安。國王有兩個兒子,都是勇猛的騎士。大兒子山努亞比小兒子薩曼更英勇,令敵人聞風喪膽。大兒子山努亞繼承王位后,由於秉公執政,深受老百姓擁戴。薩曼則被封為撒買干第國的國王。兄弟二人秉公謙明地治理著國家。國家不斷繁榮富強,人民過著幸福的生活。

一天,國王山努亞思念弟弟,派宰相前往撒買干第去接弟弟薩曼前來相聚。宰相領命,啟程動身,很快來到撒買干第國土。

見到薩曼,宰相轉述了國王山努亞的致意,說國王想念他,希望他去薩桑國看他。

薩曼隨即回答說:“遵命。”

於是薩曼國王准備好帳篷、駱駝、騾子,分派了仆從,把國政委托給他的宰相,然后就動身出發。走了不遠,他想起禮物遺忘在宮中,便轉身回宮去取。不料回到宮中,他卻看見王后和樂師們擠在一堆,又是彈唱,又是嬉戲。薩曼國王見此情景,眼前頓時漆黑一團。

他想:“我還未走出京城,這些賤人就鬧成這樣,要是我這一去住久了,這些賤人不知會鬧出什麼事呢!”想到這兒,他拔出寶劍,一下殺了王后和樂師,然后懷著悲痛的心情,匆匆離開了王宮。一路上,他率領人馬,跋山涉水,向薩桑國行進。

快到京城時,薩曼派人前去向哥哥報信,山努亞國王迎出城來,兄弟倆見面后,彼此寒暄,十分高興。山努亞在王國裡為弟弟專門裝飾了城廓,天天陪他一起談心。

薩曼卻心情憂郁,他被妻子的所作所為而困擾,整日悶悶不樂,一天天憔悴、消瘦下去。山努亞以為弟弟為離愁困擾,因而並沒有多問。但終於有一天,山努亞忍不住了,問:

“弟弟,你一天天面容憔悴,身體消瘦,到底是為什麼呀?”

“哥哥呀!我內心的痛苦是難以言傳的。”薩曼對自己的遭遇守口緘默。

“好吧!我們一塊兒去山裡打獵去,也許能消愁解悶呢。”

薩曼不願去,山努亞便獨自率領人馬到山中去了。

薩曼一個人留在宮中。他居住的宮殿的拱廊對面是山努亞的御花園。那天他憑窗遠眺,隻見宮門開處,二十個宮女和二十個奴仆魚貫著走入花園,薩桑國尊貴的王后也處身其間,打扮得嬌艷奪目。她們在噴水池前依次坐下,飲食歌舞,直玩到日落時分。

薩曼見狀,不覺詫異,心想道:“比起這個來,我的災難可算不上什麼!”因此,他的苦惱便煙消雲散。於是他開始吃喝,恢復了精神。



山努亞打獵回宮,和弟弟小敘言歡,看見他一下子變得紅光滿面,食欲也旺盛了,感到奇怪,於是便問道:“弟弟,怎麼你的臉色一下變得紅潤光彩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請告訴我吧。”

“前幾天,我臉色憔悴,我可以把其中的原因告訴你,現在恢復正常的原因,我卻不能告訴你。請你原諒。”

“好的,你先把你憔悴、消瘦的原因說給我聽吧。”

薩曼告訴哥哥他妻子背叛他的事,但山努亞並不滿足,他追問道:

“向安拉發誓,你應該告訴我你恢復健康的原因。”

薩曼不得已,把他看到的情景一一講出。山努亞聽了,對弟弟說:“我要親眼証實這一切。”



“如果你裝做再一次率領人馬進山打獵,然后你悄悄轉回宮,藏在我這間屋裡窺探,你就會看到真相的。”

國王山努亞果然立刻下令進山打獵。

他率領人馬到郊外宿營后,在帳篷裡悄悄吩咐侍從:“別讓人進帳來。”隨即悄然轉回宮去,藏入薩曼屋裡。他憑窗而坐,一會兒后,便看見王后和宮女、奴仆們姍姍走進花園。她們在一起嬉笑歌舞,直到日暮。這情景,跟薩曼所說的毫無差別。國王山努亞看了,氣得幾乎發狂,氣憤之余,他對薩曼說:

“弟弟,我們王國裡發生了這種事,我們可沒臉再當國王了。走吧,出去散散心,到別處去看看,去看一下世間還有誰比咱們更不幸呢?若是沒有,那我們還不如死掉算了。”

薩曼非常贊成山努亞的主意,於是,弟兄二人在一個晚上,悄悄地從后門溜出王宮。他跋涉了幾天幾夜,到達一片緊鄰大海的草原,他們坐在一棵大樹下乘涼,喝泉水解渴。大約一小時后,海上突然掀起了風浪,頓時波濤洶涌,海浪裡升起一根黑柱,直升上天空。兄弟二人見此情景,嚇得魂飛體外,一溜煙爬到一棵大樹上躲藏起來。頃刻間,海面上升騰起一個體格壯碩、腦袋龐大、肩闊如山的妖魔。隻見他頭上頂著一個箱子,冉冉升出海面,來到陸地上。他一直走到山努亞兄弟藏身的那棵大樹下面坐下來,然后打開箱子,從裡面取出一個非常窈窕的絕色女郎,這女郎滿面帶笑,仿佛是初升的太陽,正如詩人所說:

當她以光明貫穿黑暗,

燦爛的白晝將出現。

她洒下輝煌,

讓萬物染上面紗。

在她的彩色中,太陽將更光彩。

揭開帷幕,她頃刻現身,

宇宙會向她跪下。

當她電光般的目光閃爍,

淚水便猶如暴雨傾下。

魔鬼怪誕地嬉笑,望著女郎說:“自由的娘子啊,我需要休息,讓我睡一覺吧。”於是他躺下去,頭枕著女郎的腿睡了。

女郎抬起頭,看見躲在樹上的兩個國王,便把魔鬼的頭輕輕托起來,移到地上,然后馬上爬起來,走到樹下,望著他倆,比手勢叫他倆下來。

“不用怕。”她說。

他倆回道:“向安拉發誓,求你寬容,別叫我們下來吧。”   “向安拉發誓,你們馬上下來吧!不然,我會立刻叫醒魔鬼,讓他狠狠地殺死你們。”

山努亞和薩曼受到女郎的威脅,非常害怕,從樹上爬下來。女郎走向前,吩咐道:“過來,讓我們高高興興歡愉一番吧,否則,我會讓凶狠的魔鬼殺死你們。”

山努亞恐懼地對薩曼說:“兄弟,你去跟她混一下吧。”

“不,除非你先做。”薩曼挨磨著不願去,弟兄倆都拒絕女郎的要求。

“你們擠眉弄眼地做什麼?”女郎生氣了,“再不來的話,我馬上喚醒魔鬼。”

因為害怕,山努亞弟兄倆隻得按女郎的吩咐做了,女郎達到了目的。她讓山努亞和薩曼坐在一邊,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袋子,從裡面取出一串戒指,足足有五百七十個,她讓他倆看戒指,並指著戒指問道:“你們知道這些都是從哪兒來的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

“這些戒指的主人都是在這個魔鬼睡覺的時候碰上我,跟我做過愛的。現在該你倆送給我戒指了。”

山努亞和薩曼不得不按女郎的指令,脫下手上的戒指,遞給她。

女郎收下戒指說:“這個魔鬼,在我新婚之夜把我搶來。他把我藏在匣子裡,把匣子裝在箱子中,然后用七道鎖鎖上,放在波濤洶涌的海底。這是因為他知道,我們婦女要干什麼事是什麼都擋不住的。正如詩人所說:

婦女不可信賴,

不可信任,

她們的喜怒哀樂,



在她們的愛欲中。

……”

山努亞和薩曼聽了女郎如此直露的話,感到無比驚恐。兩人悄悄耳語:“這個神通廣大的魔鬼,尚且被一個女人欺騙,而且上他的當,可見,比我們可悲的人多著呢。如此說來,這倒使我們寬慰解氣了不少。”於是弟兄二人離開了女郎,啟程回家。

他們艱難地行走了幾晝夜,終於平安回到薩桑王國。他們進入王宮,殺死不守規矩的王后和奸險的宮女、奴仆。從此,山努亞深深地厭惡婦女,存心報復,他開始每天娶一個女子來過一夜,次日便殺掉再娶,完全變成了一個暴君。

桑魯卓聽了父親講的故事,說道:“爸爸,向安拉發誓,我要嫁給國王!或許我進宮后,可以設法和他長久生活下去。我要拯救千千萬萬的女子呢。”

“不!向安拉起誓,你千萬不能去冒險。”

“從現在的情況看,不這樣做不行呀。”

“你這樣固執,難道不怕遭到水牛和毛驢一樣的命運嗎?”

“爸爸,水牛和毛驢遭遇了什麼?請講給我聽聽吧。”

“好吧!”——

從前,有個商人,他不但家底厚,本錢充實,而且喜歡鳥獸,懂得鳥獸的語言。他和妻子兒女們一起住在一個小鄉村,養了一匹毛驢和一頭水牛。

一天,水牛來到毛驢的廄裡,看見毛驢全身洗刷得干干淨淨,躺著養神,舒適安閑,驢槽裡堆著鍘細的草和煮熟的糠糟。毛驢的生活非常輕鬆,主人平常有事,就騎它出去跑一趟,一小會兒就回家了。水牛對毛驢的待遇不由羨慕眼紅,於是水牛和毛驢就談起心來。主人聽懂了它們談話的內容。

隻聽水牛對毛驢說:“恭喜你,你一天到晚清閑舒適,主人不僅照顧你,並且給你吃精細的草料。即使他讓你干活,也隻是騎你出去走一趟,便轉回來了,而我卻一天到晚地勞碌,做完田地裡的活,晚上還要在家裡推磨。”

“你呀!農夫牽你到田裡的時候,你不要他給你上軛,隻管蹦跳。”毛驢給水牛出主意道:“他要是打你,你就滾到地上不起來﹔要是他牽你回家,你什麼東西也別吃,裝出疲憊可憐的樣子,你隻需絕食三天,就可以不干重活,像我一樣,過安閑的日子了。”

當天夜裡,水牛果然隻吃了一點兒草料。

第二天一早,商人的農夫牽牛耕田,牛疲憊不堪。農夫不由嘆道:“唉!這都是因為它干活太多太重了!”他馬上去報告商人,說道:“報告主人,水牛昨晚沒吃一點東西,現在已半死不活地躺在廄裡,不能干活了。”

主人懂得獸語,當然明白是怎麼一回事,對農夫說:“去吧,讓毛驢代替水牛耕地好了。”

毛驢耕了整整一天地,到傍晚才回來。水牛對此感激不已,因為有毛驢的代勞,讓水牛休息了整整一天,可毛驢卻懊喪極了。



次日清晨,農夫照例牽著毛驢去田裡繼續耕作,很晚才回家。毛驢的肩頭磨破了,累得有氣無力,水牛見了它,又可憐又感激,不停地夸它,對它說好話,毛驢哀嘆著,想道:“這下主人可要叫我一直干到底了,我這不是自找苦吃嗎!“然后它對水牛說:”我要提醒你,主人說了,水牛起不來了,不如把它送到屠宰場宰了吧。我真擔心你啊!你趕緊想辦法保全你的性命吧。”

聽了毛驢的忠告,水牛非常感激,打起精神說道:“我要恢復正常了。”於是它一躍而起,像個餓死鬼似的,大吃大嚼起來。

毛驢和水牛的談話,也一樣被商人聽到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商人和老婆一塊兒往驢廄裡去,農夫正好牽了水牛去耕田。水牛一見主人,便抖擻起精神,甩著尾巴,顯示快活而精壯的樣子。商人見了,不禁哈哈大笑,笑得幾乎摔倒。他老婆莫名其妙,問道:

“你笑什麼呢?”

“這是一個秘密,但我不能泄露,因為這涉及鳥獸的對話,一旦泄露出去,我就會一命嗚呼的。”



“我不管你的性命,但你為什麼發笑,你必須把理由告訴我。”

“我不能泄露秘密,因為我怕死。”

“你肯定是在奚落我。”

商人老婆嘮嘮叨叨,非要商人講出發笑的原因,商人難以忍受,隻好決定把這些對老婆講。他叫兒子去把法官和証人請來,決心當眾寫下遺囑,然后把秘密講出來,就去死掉。他不願老婆受委屈,因為他老婆是他叔父的女兒,也是孩子們的母親,所以他隻好犧牲自己的生命,他一向寵愛她,何況他已經活了一百二十歲了。當時他請來親戚朋友和鄰居,向他們說明了自己的情況:他把鳥獸的對話一泄露出來,生命即刻終結。到場的親友們紛紛地勸說他的妻子,道:

“向安拉發誓,你放棄這個要求吧,否則,孩子們就要失去父親,你就會沒了丈夫。”

“不,我不放棄。不管他會怎樣,我都要知道這個秘密。”

她固執己見,親友們不由面面相覷,無話可說。這時商人站起來,離開親友,前去沐浴,他准備好要泄密而死。

他家裡養了一條狗、一隻雄雞和五十隻母雞。經過雞棚時,他聽到那條看家狗用責備的口吻對雄雞說:

“主人要死了,你有什麼高興的?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?告訴我吧。”雄雞問。

狗把有關的一切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,雄雞聽后,說道:“向安拉發誓,主人怎麼這樣想不開呀!像我,有五十個妻子,想不要誰就不要誰,主人才不過一個老婆,就管教不了!他應該折上幾根桑樹條,把她關起來痛打一頓,即使不打死她,也得叫她認錯悔過,再不敢為所欲為呀。”

商人受了啟發,於是去折了些桑樹枝條,藏在房裡,然后對他老婆說:“來吧,我這就把秘密告訴你,讓我死在房裡,免得別人看見。”

老婆進了房,商人立刻關上門,拿出桑樹條,一下接一下地抽打她,打得她隻顧討饒,一個勁地說:

“我錯了!我懺悔!寬恕我吧!”

她跪在地上,不停地吻丈夫的腳。夫妻兩人又和好如初。

桑魯卓聽完宰相的故事,說道:“爸爸,雖然驢子為了拯救水牛而自己遭了殃,但現在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呀,所以我一定堅持您送我進宮去。”

宰相無法制止女兒的行動,不得已,隻好准備送女兒進宮,完成國王給他的使命。

臨走前,桑魯卓對多亞德說:“妹妹,我進宮后,就讓人來接你,你來到我面前時,就對我說:‘姐姐,請講一個故事給我聽。’這樣,我們就可以快快樂樂地過上一夜了。我會趁機會講一個動人的故事。憑著安拉的意願,我的故事也許能救活很多人的命呢。”

宰相很不情願地把女兒送進王宮。

國王一見這美麗絕倫的姑娘,頓時喜不自禁,當場就獎賞了宰相。桑魯卓一見國王,悲痛地哭泣。

國王問道:“你為什麼傷心?”



“主上,我有個妹妹,希望主上施恩讓我和她再見一面,最后告別。”

國王已被姑娘迷住了,當即就答應了她的要求,派人接來多亞德。多亞德來到宮中,看見姐姐,高興地和她擁抱,她倆一塊兒坐在床邊談笑。多亞德說道:“姐姐,向安拉起誓,你非給我講個故事不可,讓我們快快活活地過一夜吧。”

“只要威望服人的国王允许,我可是非常愿意讲的呀。”

国王原本一直情绪不宁,无法入睡,听了桑鲁卓姊妹的谈话,引起了他听故事的兴趣,便欣然应允。

于是,姐姐就给妹妹讲了一段故事。

桑鲁卓是个非常会讲故事的姑娘,她讲的故事一下子就吸引了国王山努亚和妹妹多亚德,但正讲到最精彩时,雄鸡叫了起来,天开始亮了,她马上停住不再讲下去。妹妹多亚德说道:



“姐姐!你讲的这个故事太美丽动听了!多么有趣呀!”

姐姐桑鲁卓说道:“若蒙国王开恩,让我活下去,那么,下一夜我还有比这更有趣的故事讲呢!”

国王听了这话,暗想:“以万能之神安拉的名义起誓,这故事确实挺吸引人的。我暂且不杀她,等她讲完故事再说吧。”

第二天清晨,国王临朝,宰相准备好了寿衣,本以为会替自己的女儿收尸,可国王却埋头处理政事,忙于发号施令,一直到傍晚,国王也没吩咐他去再找一个女子来过夜。宰相对此感到非常吃惊。

第二天夜里,宰相的女儿桑鲁卓继续讲她的故事,直到雄鸡高唱,末了,她说:“若蒙国王开恩,让我活下去,那么,下一夜我的故事比这还要精彩得多呢!”国王又同意了。

这样,桑鲁卓每天讲一个故事,国王每天都想:“我暂且不杀她,等她讲完故事再说。”



日复一日,桑鲁卓的故事无穷无尽,一个比一个精彩,一直讲到第一千零一夜,桑鲁卓一共讲了一千零一个故事,终于感动了国王。他说:“凭安拉的名义起誓,我决心不杀你了,你的故事让我感动。我将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,永远保存。”

于是,便有了这本《一千零一夜》。